Terry Wang (@terrywang)

Sydney, Australia

The below is an off-site archive of all tweets posted by @terrywang ever

June 12th, 2016

目前为止在三藩路上见到最多的车是 Prius 数量之多到了令人咋舌的地步(和澳洲的 Mazda3 有一拼),混合动力很吃香的样子。几乎没看到任何小型车柴油版(废话)。大量野马 Camaro Charger 和大皮卡,还有丰田福特通用特供给北美的车型 -_-z

via Twitter for Mac

@hiyangxi 十年前去 Texas 就不比了。这次来三藩在 downtown 和 Chinatown 逛了一下大跌眼镜,觉得还是悉尼好。最不能忍的是作为基础设施的公用厕所都找不到,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连纸都被偷光了。周边华人餐馆商店里的洗手间只供客人使用,太奇葩了。

via Twitter for Mac in reply to hiyangxi

三藩几个 fun facts 1. cable car 第一次听到这个词一愣,查了一下才明白是缆车,澳洲几大主要城市都没有 2. 城里坡度路段比悉尼的长,比如 Powell St 这个估计一公里,从下往上走就会喘 3. 给出租车司机小费,但在中餐馆吃完上了个洗手间给忘了,囧

via Twitter for Mac

说起来 SFO 机场碰到的那个亚裔边检官员态度很不友善,问话阴阳怪气给人的第一印象非常差(和悉尼的边检服务态度形成鲜明对比),差评。记得十年前来美国时不是这样的,可能运气比较差吧。此外,原来 SFO 也没比 SYD 强多少,一样破 -_-z

via Twitter for Mac

飞机上坐旁边的是墨尔本一家医学领域初创公司的创始人兼 CEO 是医学科班出身(外科医生,马来西亚华裔)。一路上聊了不少,居然也玩过 Linux (其中包括 Gentoo 哦)相当博学有远见,挺投缘,互留了联系方式日后联系。感觉其产品和服务挺有创意,每个人的健康和医疗档案自己做主。

via Twitter for Mac

SYD 到 SFO 航程实在太长了,难受至极,悉尼当地时间下午一点起飞,到三藩是当地时间早上9点。本来是澳洲东部睡觉的时段,飞机上睡不着。下了飞机到酒店还被告知下午才能 check-in 于是走去三藩的 Chinatown 兜了一圈,感觉和悉尼的完全不同,也算是开了眼界了。

via Twitter for Ma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