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ry Wang (@terrywang)

Sydney, Australia

The below is an off-site archive of all tweets posted by @terrywang ever

May 27th, 2015

用别人用来通勤的时间收尾清理了一下后院,把前屋主种的那些薄荷干掉了,只留了两颗泡茶喝。薄荷这东西,远处闻味道清香,但近距离大规模杀伤之时那个味道绝对令人作呕。自认为承受能力属于好的都扛不住,刚才往绿色垃圾桶里塞的时候气没憋住,吸了一口结果打呕了,囧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GNOME 的失败之处是挑战和颠覆用户的习惯(创新?),用了多年的 GNOME 2 + Compiz 组合说破就破。起初还可用 fallback 模式凑合 3.8 干脆去掉了,再折腾还不如转投 KDE 大法。期间出现了两个主要的分支 MATE 和 Cinnamon 一锅粥,囧

via Hotot for Chrome

KDE 的成功在于其一致性和保持稳重有进的节奏,细节打磨到位 Plasma 5 还迁移到了全硬件加速图形栈。得知 KWin 吸收了绝大部分 Compiz 特效后我就转过去了,后来 4.13 中 Baloo 替代了 Nepomuk 解决了桌面搜索索引导致的卡顿问题,真正稳定高效。

via Hotot for Chrome

DistroWatch Weekly 611 里有个人首选桌面环境的投票,目前 KDE 以 22% 暂居第一 Xfce 20% 紧随其后 Cinnamon 16% 居第三,第四是 GNOME Shell 10% 群众的眼睛果然是雪亮的 goo.gl/Zz7u63

via Hotot for Chrome

有个印度的同事辞职了,听说是去 NetApp 然后不厚道地转发了这篇文章给他看 How doomed is NetApp? goo.gl/LHdFrS 呵呵

via Hotot for Chrome

Ksplice 竟然已经支持 Fedora 22 了,这速度真是够快的,难道是因为来自 kpatch / kGraft 的压力?另外 upstream 内核已有 live patch infrastructure 了,抢生意的来了 flic.kr/p/tDmLsa

via Hotot for Chrome

Fedora 22 发布,把家里的 N54L 和公司 lab 里一堆跑 Fedora 21 的 NFS 服务器悉数升级完毕 fedup 大法挺好,就是重启进入预启动环境后升级的过程慢了点。直接在硬件上跑的话,现在我会选 Arch > Fedora > Ubuntu LTS ;-D

via Hotot for Ch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