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ry Wang (@terrywang)

Sydney, Australia

The below is an off-site archive of all tweets posted by @terrywang ever

November 2014

花了五千刀把两个车库(3车位)含石棉(取样送检确认)的水泥板全部干掉,要多花5天,顺便修复一个我介意的结构问题(其实 builder 说不弄不影响安全),买个安心。这样以后可把一个改成娱乐室或打拳锻炼之场地,外面再搭个停车棚即可。现已经具备肉眼识别石膏板和部分石棉板的技能,囧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公司搬到家门口就方便多了,路过去看了下环境,确实挺赞。连 family room 都有了,以后接送小孩,或校放假没人看管的可以直接扔进去了,早该提供这服务了。可以俯瞰 Macquarie Centre :-D pic.twitter.com/GmDUJLwVpL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fanminjian 市面上的电力线适配器大多数只提供 10/100Mbps 的 Ethernet 接口,提供 1Gbps 接口的很少。你可能中招了,查查参数吧,呵呵。

via Hotot for Chrome in reply to fanminjian

95岁的老奶奶去世后,捐出价值 A$6.1M 的悉尼东区整栋公寓给慈善机构。这让人意识到在这个追本逐利的社会,还是有正能量的存在。老太太生前是人生赢家(电影进口商和爱好者),上天堂后还能被惦记,此生无憾了。有点疑惑的是这么一整栋公寓才卖601万?难道是一共才6套么?

via Hotot for Chrome

主流电力线以太网猫 EoP 已达到 600Mbps 也就是6成千兆网速度(速度与长度和线路质量有关),带千兆以太网接口。走有线网络是考虑安全问题,电力线就够了。这次装修只用六类线连接了对角线上的书房和主卧套间,全铺六类线工作量太大,所以多弄些 Clipsal 插座用电力猫,更灵活

via Hotot for Chrome

26岁的板球运动员 Phillip Hughes 去世了 RIP 原因是周二下午比赛时被实木的板球击中颈部造成通向头部的一条脊椎动脉撕裂,血液涌入颅腔,失去知觉,颅内压力也骤然升高。虽然在现场得到了及时的救治,但手术后没有起色,最终不治。这实在是小概率事件,是命运的安排吧。

via Hotot for Chrome

今天是公司迁址前在 North Ryde 的最后一天,据说厂在此扎根有14年了。加上之前在对面 Oracle 的5年,竟然在这个鸟地方上班六年半了。下周一就去 Macquarie Park 的新办公室了,离 Macquarie Centre 步行400米,呵呵。

via Hotot for Chrome

@mojacc 二手的 Golf R 倒是不错,最近会关注一下。以前考虑过 E92 335i 但觉得外观上(尤其是尾部)已经有点过时了,而且后续的维护保养可能会坑爹。要是小钢炮实在拿不定主意的话干脆买个二手的 BRZ 玩玩,呵呵。

via Hotot for Chrome in reply to mojacc

@mojacc 七代 GTI 确实是全能多面手,但无机械手刹,没法彻底禁用电子稳定系统很不爽,若非别无选择不会选它。其实更喜欢上一代 ST 的外观和 T5 发动机,可惜已是过去式了。新款性能上不弱但外观上确实不如 GTI 内饰的话对座椅和仪表盘都还算满意,其它无所谓。

via Hotot for Chrome in reply to mojacc

@mojacc 你们的圈子都太高大上了,我连 GTI 性能包都没敢想,更不要说 R / S3 了,呵呵。弱弱地问一句,买 Focus ST (德国造)会被鄙视么?看来看去还是它适合我的驾驶风格,橘色最符合我的审美(尽管前脸不怎么认同),很好玩的车,可靠性不错维护保养也便宜。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in reply to mojacc

每次办公室搬家都会被强塞一些东西,这次又是书和一个二十四「口交」换机,虽然只有百兆,囧 pic.twitter.com/u9nySN0cyb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有常识的一看 modprobe.conf 里被 module-init-tools (现在被 kmod 替代了)合并成一行同样有效,真是猪队友。作为技术指导去加入 GoToMeeting 虽然解决了问题,但升级 Emulex CNA 固件时竟然失败了。虽并非吾之问题,还是有点囧

via Hotot for Chrome

某些阿三的水平真是让人捉急,折腾了一个星期都没发现问题的根源是 lpfc 驱动版本造成的。问题:某 Emulex CNA 的 HBA 驱动加载时要加三个参数,打了几个补丁(升级过内核)之后不再生效。不从驱动着手,却去查什么把 modprobe.conf 里三行合并成一行,囧

via Hotot for Chrome

其实能负担得起的 hot hatch 中性能最好的当属 WRX (STi) 不过 Subaru 一如既往的任性,把这禽兽的外观搞得奇丑无比(引擎盖上的进气孔像猪鼻孔,还有那尾巴,尾翼什么的)实在是无法苟同,开着开着就吐了,然后开车停车看到也得吐几次,囧

via Hotot for Chrome

不能完全禁用电子稳定系统还算可以接受,毕竟只是偶尔玩一下。但没有传统的机械手刹是不能接受的,真不太信得过大众的电子系统。大家懂的。

via Hotot for Chrome

对七代 Golf GTI 看法有所改观,动力改进很大,比五六代提高了 70Nm 的峰值扭矩,功率也提高了。性能包提供纯机械前差速锁来增加过弯稳定性,除外观外看着都不错。但发现三个问题:1. 没有手刹(电子手刹无法接受) 2. 门限位器缩水 3. 无法完全禁用电子稳定系统,靠!

via Hotot for Chrome

看了 DistroWatch 的评测才发现,原来不只是我一个人觉得 openSUSE 13.2 YaST GUI 里包管理和系统升级模块的工作方式诡异,不太能理解(擦汗,还好智商没问题),还是 zypper 更靠谱。虽不再用它了,但不能否认它是目前最好的桌面发行版本之一。

via Hotot for Chrome

补看周末的 UFC 比赛,压轴的 Frankie Edgar VS Cub Swanson 有点出人意料,前者 take down 和压制技术太出色,后者只有招架全无还手之力。最后几十秒还没能挺住被 submission 有点杯具。前者不愧是可以战 Jose Aldo 的人。

via Hotot for Chrome

厂内部最近在流传一张截图,某客户的 XenServer pool master 在进行升级重启前的 uptime 1753 days 23 hours 42 minutes ;-D

via Hotot for Chrome

Cambridge 的 Build Server 上已经有 XenServer 6.5 RTM 了,但到目前为止没有收到任何关于发布时间的消息,不知道怎么回事,囧

via Hotot for Chrome

生成 initramfs / initrd 红帽系用 dracut 里的 mkinitrd / Arch Linux 用 mkinicpio 包里的 mkinitcpio / Debian 系则是 initramfs-tools 里的 mkinitramfs 发行版间的差异,呵呵

via Hotot for Chrome

第一次碰到这种问题,据有经验的人说是打补丁重新生成 initramfs 坏了,解决方法是重新生成一个。关于生成 initramfs / initrd 不同发行版之间的差异又是一个故事了,呵呵。

via Hotot for Chrome

给一个 XenServer 池打补丁,重启最后一个服务器发现它起不来,用 KVM 连过去看发现 kernel panic 了。看起来是试图挂载 / 时失败,说找不到 kpartx 好在可用 fallback 内核启动,进去之后解开 initramfs 确认 kpartx 存在,囧

via Hotot for Chrome

说起来澳日自贸协议取消了电器、汽车及其零部件等的进口关税,实施起来之后应该会有很多名声显赫,便宜量又足的二手日车可以低价 grey import 过来玩耍。日本人把自己造的最好的车留在了国内给自己人享用,太可恨了。

via Hotot for Chrome

刚知道丰田大霸王 Previa 日本版叫 Estima 还有 AWD 四驱版本。最近有人花1.4万澳币从日本灰色进口了一辆2001年10万公里以下的成色还行,拿来买菜装货接送人太实惠了,开个三五年说不定还能原价卖掉。前提是通过靠谱的进口商购买,以保证车的质量安全。

via Hotot for Chrome

@liangsuilong 对更新服务器来说是 push 推送包更新,而对 Linux 客户机来说 pull 拉包更新到本地。就看你是从哪一边来看更新了。

via Hotot for Chrome in reply to liangsuilong

昨晚一个22岁的法国籍女子在蓝山翻过护栏,坐在悬崖边打坐冥想不料意外坠崖身亡,新州警方已经找到其尸体 RIP 去年7月份有个 Oracle 的人在开会间隙失踪,会发现是坠崖身亡。去那里玩还是要安全第一啊,各位。

via Hotot for Chrome

KDE Applications / Platform 4.14.3 推送过来了,这次更新有点慢。

via Hotot for Chrome

刚才路过 Supercheap Auto 想起来前两天还见过他们家的 IT 基础架构 XenServer / XenDesktop 赫然在列。厂里这几个拳头产品的品质还是相当不错的。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mojacc @fanminjian 你是 Jeep Wrangler 吧,很不错的车。其实想过入新大切但那驾驶感觉和操控实在太差了,还没有第三排。不 off road 的话它的 4x4 完全是摆设。想了一下还是换个操控好一点的 hot hatch 实际点。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in reply to mojacc

Homeland S04E09 是本季最精彩的一集。之前虽有高潮但远不如此,而且女主和印巴斯滚床单有点倒胃口。其实那阿三的演技不错,把他们骨子里那点色、贱又胆小都演绎出来了,呵呵。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借着实验室搬家的机会升级一下服务器上的 e1000e 驱动,编译构建完 ISO 安装好重启后发现还在用内核里带的驱动,看了下装的 RPM 包发现刚才构建时用了老版本的 XenServer DDK 靠!重新构建是几分钟的事,主机间迁移、关闭虚拟机然后重启物理服务器麻烦,囧

via Hotot for Chrome

话说这个 Discovery 4 车主也蛮有意思的,虽有 house 但无车库,就这么露天停着日晒雨淋,需求及其简单,就是买菜(经常被开玩笑说这车的作用是去伊仕活发现便宜的蔬菜瓜果)和接送孩子。根本不懂档杆前那一套四驱系统,错放到低速高扭脱困模式还困惑怎么开不快了,呵呵。

via Hotot for Chrome

因为对车还算有一点研究(曾经),所以被朋友请去看她的问题路虎 Discovery 4 电动后备箱用钥匙打不开(一阶),换过弹簧了结果偶尔还是会不工作,非常气愤。据说这货近几年小问题不断,且维护保养成本非常高,车主准备将其卖掉了。这也彻底打消了我考虑 Evoque 的念头,呵呵。

via Hotot for Chrome

房子的装修因为找到了靠谱的人(全能手,亲自干),到安装厨柜和房间双折门高柜之前都很顺利。其实橱柜和高柜的质量是相当好,因为是澳洲本地制造,无味,烤漆工艺也相当棒。但无奈碰到了不靠谱的安装工,好几个东西没装好,返工几次还没搞定,给后续工程造成了一系列问题,关键态度还特别差。

via Hotot for Chrome

VirtualBox 4.3.20 maintenance release 发布,德国人就爱在周五下班前放一炮。

via Hotot for Chrome

11月份周末来值班 11am - 7pm 忙到屎。美国人这是要赶在感恩节和圣诞节之前创造 KPI 的节奏么?最倒霉的是本周末还没有 lab 可以用,囧

via Hotot for Chrome

Westpac 这个傻屄银行周六竟然是不营业的,靠!以前用 CBA 和 Bankwest 前者至少开到中午,后者则几乎全年无休。自然会想当然地以为其它几大银行也都会开,结果掉坑里了,囧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ouland CloudStack 是 CloudPlatform 的基础部分(开源,捐给了 Apache 软件基金会),后者相当于是前者的商业版本。和 XenServer 的模式差不多。

via Hotot for Chrome in reply to ouland

因为公司迁址,实验室也得搬。今天除了写例行周报外还得处理俩 XenServer Pool 重要的虚拟机还得导出一份 OVA 以防万一。看了下 Wiki GitLab JIRA 等的 uptime 都超过半年了。搬过去以后据说要用 CloudPlatform 来管理实验室的机器了。

via Hotot for Chrome

让红帽 kpatch 和 SUSE kGraft 折腾去吧,现在最靠谱的,可放心大规模用于生产环境的 Linux live kernel patching 解决方案还是 Oracle 家收购来的 Ksplice 没有第二个。谁用谁知道,呵呵。

via Hotot for Chrome

SUSE 宣布给 SUSE Linux Enterprise 的 Live kernel patching 已可用,不出所料是基于 kGraft 的。这还是要和红帽的 kpatch 分庭抗礼的节奏,之前不是说要合并起来做成通用核心模块给上游么?瞎搞。

via Hotot for Chrome

现在搞笑了,为了用上高大上的 full motion 电视挂墙支架,还得去挑一个新的大电视机了,本末倒置了,囧

via Hotot for Chrome

本想把现在的 Sony BRAVIA KDL-42W670A 扛到新家,要挑个 full motion 挂墙支架。结果被商家告知这个型号是没法用这种支架的,很迷茫。去澳洲宽带山搜了一下确认有这个问题,该系列的挂墙设计很坑爹,其站立支架是挂墙套件的一部分,屮

via Hotot for Chrome

作为澳中自贸协议的一部分,澳洲首次向中国大陆开放打工度假类签证,每年五千名额。但别高兴太早,首先数量不够是肯定的(估计会出现新西兰那样的哄抢),其次看起来应该是 462 类而非对英、德法(及部分欧盟成员国)和港台日韩等开放的 417 类,不可延长且一次性。简单说就是二等公民待遇。

via Hotot for Chrome

@piggybox 不瞒侬讲,很多时候做基本的 MySQL DBA 任务都得翻查自己的知识管理工具 ;-D

via Hotot for Chrome in reply to piggybox

Arch Linux 用户们的 mkinitcpio.conf 里都加上 systemd 没?貌似启动比传统的 base udev 要快。而且可以把挂载 / 前的系统信息都写到日志里。最好把 base 放在它前面保证 initramfs 里有个 rescue shell 可用。

via Hotot for Chrome

Debian 真是瞎折腾,先是打包 systemd 的人不干了,然后又搞投票想推翻之前的 init 系统选择。今天看到消息说搞投票的家伙从技术委员会辞职了。有这闲功夫做点什么不好呢,呵呵。

via Hotot for Chrome

WhatsApp 的联合创始人兼 CEO Jan Koum 给 FreeBSD 基金会捐了100万美元,据说是15年来最高的一笔捐款。据说是 FreeBSD (技能)助他找到了雅虎的工作摆脱贫困,之后创业也用到了它。什么时候我也能给喜欢的开源项目捐个款出个风头呢,去车库里努力,囧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iyancey 该错误本身并没有危害,没有必要为了摆脱一个无害的信息把一个大二进制文件加到 initramfs 里吧,不符合 KISS 哲学。这种问题直接忽略等上游修复吧。

via Hotot for Chrome in reply to iyancey

在 mkinitcpio.conf 的 HOOKS 里用 systemd 替代 base udev (建议保留前者)后 mkinitcpio -p linux 重新生成 initramfs 重启,这样错误信息就会记录在 journal 里了。加了 systemd 钩子启动更快?

via Hotot for Chrome

去 Arch 论坛逛,又学习了。因为 initramfs 里没有加入 systemd hook 所以该信息不会被记录在 journal 里(因为 / 还没挂载),也不会出现在内核日志 dmesg / journalctl -k 里,因为这是来自于用户空间程序的。

via Hotot for Chrome

Arch Linux 上升级到 Linux 3.17.3 + system 217 之后启动时会报 hwdb.bin 不存在,要 udevadm hwdb --update 重新生成,但重新生成也没用。去它家论坛逛了下发现原来是 bug 忽略就是了。

via Hotot for Chrome

一年之后又要碰 Java 了,因为 CloudPlatform 的管理界面基于 Java 跑在 Tomcat 之上,其它核心组件基本也都是 Java 写的。后端数据库 MySQL 现有的水平对付基本的管理(备份恢复,主从复制)和 DRBD 高可用性倒是绰绰有余了,呵呵。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CloudPlatform 4.3.x.x System VMS 默认的 root 密码是 password 若手贱去升级了 Debian 7.0 的话系统虚拟机就会挂掉,不过系统会自动销毁之并重新 spawn 一个。别在生产环境里试,客户会宰了你们的,呵呵。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CloudPlatform 4.3.x.x 里的 System VMs 包括次存储 NFS 虚拟机,虚拟路由器和 Console Proxy 虚拟机都是基于 Debian 7.0 的,千万别手贱去升级哦,呵呵。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本周三的例行部门午餐,华裔同事复制了我上次的菜单,在数量上做了一些调整,非常不错。焦盐软壳蟹、霸王鸡、香茅猪扒和鸡翼,越式春卷,印尼炒饭,焦盐豆腐,干炒牛河等等。吃完只想睡觉,囧 pic.twitter.com/rm7YTpluAF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Basic Zone 是通过用 security groups 来隔离虚拟机的,其实现是底层 hypervisor 利用 iptables ebtables 来实现的。云界一哥 AWS 用的也是这样的模式。默认设置是拒绝 ingress 流量,允许 egress 流量及其响应。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而 Advanced Zone 则很不同,后端用 Open vSwitch 隔离用 VLAN (总数量受基础架构和 hypervisor 限制),每个都有自己的虚拟路由器(除 DHCP DNS 外还提供 IPsec VPN 防火墙 LB NAT 端口转发等功能)和一个公共 IP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自己动手用 CloudPlatform 搭了两个私有云之后,以前用 AWS / EC2 时的一些疑惑都解了。比如为何超大规模的云要用 Basic Zone - 后端 hypervisor 用 XenServer 时用 Linux Bridge 做网络后端,因为更容易扩展/扩容。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CloudPlatform 的管理服务器(包含提供界面的 Tomcat + MySQL 数据库)竟然只支持 RHEL / CentOS 5.x 6.x 至少要支持 Debian 和 Ubuntu LTS 吧。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number5 对 Mac 和 OS X 没兴趣,此外要区别于鄙司主流的视窗系技能树必须用最尖端酷炫的 Linux :-D 干活也是 Linux 爽。需特定软件时跑个虚拟机或 ICA 连到虚拟桌面(有 vGPU 打最新游戏都没问题)。下次换笔记本就弄个 System76 的。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in reply to number5

CloudPlatform lab 也算是高科技,培训教室的台式机全部通过 PVS stream 统一管理的(缓存类型是内存 overflow 到本地硬盘),通过 ICA 连接到实验环境里的视窗虚拟机,然后通过 XenCenter 和 Cygwin mintty 操作。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调教完后的 openSUSE 用着还是各种不习惯和不爽,其 KDE 细节虽好(可挖到其它发行版上),但还是留不住我。可能最近被装修消耗过多精力,不打算再浪费时间折腾发行版了,再弄下去还不如和笔记本一样全部上 Arch Linux 好吧,干活的工作站又换回屎黄 LTS 了,囧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目前最大的 CloudPlatform 用户是一家在线扑克(游戏)公司,该公司不让透露其名字。据说该公司的 IT 基础架构是由 CloudPlatform 管理的约50-70万台物理服务器组成的,未来可能会达到一百万台,靠。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CloudPlatform 支持的 Hypervisor 中原来是有 Oracle VM 的,但最新版本中被去除了。因为 Oralce 支持 OpenStack 的缘故?呵呵。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本周参加 Citrix CloudPlatform 培训,大家都知道这是基于 Apache CloudStack 的,也是收购来的产品。云计算平台之战 OpenStack 已经胜出,来学习一下两者的的异同。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现在买 8L Dulux 就送一桶 2.8kg 的 jelly beans 吃完估计牙都掉光了。准备去分些给悉悉尼尼的小伙伴们,剩下的带去扔在公司让同事们抢吧,囧 pic.twitter.com/GZj2MX3oM3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去接参加生日聚会的孩子,兜了40分钟都找不到停车位,真是让人恼火。还好朋友帮忙带出来了。扩建之后人实在太多,停车位根本不够用。下个月公司搬到 Macquarie Park 就在购物中心斜对面,以后还是直接停到公司的地下车库更方便些,囧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Weekend parking at Macquarie Centre nown is a nightmare. This place is totally over capacity. Fuck it...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cosbeta 大众现有的双离合变速器应该是扛不住这么大扭矩的,但它们家不是有 tiptronic 么。澳洲现在卖的 SQ5 bi-turbo V6T 3.0L 配的是8速 tiptronic 呵呵。

via Hotot for Chrome in reply to cosbeta

大众又要做死了,十速 DSG 变速器,谁敢买?呵呵。不过它家的柴油发动机倒是一直不错,这次新的 2.0 TDI 配备电子涡轮,最大功率 200kW 峰值扭矩据说过 600Nm 能吓死人。接近 SQ5 用的 bi-turbo (大小涡轮) V6T 3.0 的 650Nm 水平。

via Hotot for Chrome

今天开长途搬砖坐得久了感觉不舒服,搬完后出去散步伸展一下。路过家附近建于1898年的 hall 时碰到有人举办婚礼,有童话中那种马车,还在马路上大摇大摆跑,太屌了。貌似女人对这个都没有免疫力,呵呵 pic.twitter.com/W6GotV4SPy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对于完美主义者来说,装修中的小瑕疵就像是眼中钉肉中刺(不知道也就算了)。在土澳推翻重来的成本实在太高了,时间上也不允许(圣诞前想搬新家),所以只好在现有的基础上改弥补,无奈啊。话说圣诞前所有搞装修的都忙到爆,要装修最好避免高峰期,价格都会比平时贵,囧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下午得去 BBC Padstow 扛 splash back 的瓷砖20片(四包),还要去 TFO Smithfield 补一包备用的。周末现在就是俨然一个是苦逼的搬砖工,囧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KDE Plasma 5.1.1 发布了,下周培训比较闲,可以找台机器试一下看看 Plasma Workspaces 4.x 里那些特效都包含进去了没有,不包含就不用它,呵呵。

via Hotot for Chrome

@halfbloodrock eth[0..n] 这种网卡命名存在的问题是不一定对应主板上的插槽,带有不确定/不可预测性,违反直觉。会对系统管理造成困扰,尤其是多网卡的服务器。本质上还是一系列 udev 规则的条件组合,不想用的可以传 net.ifnames=0 用回传统命名。

via Hotot for Chrome in reply to halfbloodrock

GNU Emacs 最终也从 Bazaar 迁移到 Git 了,现在我知道的还在用 bzr 的就 Canonical / Ubuntu 了,呵呵。

via Hotot for Chrome

Microsoft 终于打算把 .NET 开源了,提供对 Linux 的官方支持。混了这么多年的 Mono 会怎么样呢? -_- Who the fuck gives a shit...

via Hotot for Chrome

Google 的 Go 的版本控制系统从 Mercurial 迁移到 Git 了 host 在 GitHub 上,呵呵。

via Hotot for Chrome

Nexus 5 的 CyanogenMod 11.0 M12 到现在还没出,这是不准备出的节奏么?其实不出也无所谓了,圣诞节前很可能会有基于 Lollipop 的 CM 12.0 用了。

via Hotot for Chrome

又从德国买了个 Hansa Designo 厨房水龙头(高34.7厘米,出水口离台面20厘米),包邮360刀(土澳建议零售价924刀) goo.gl/LMWL2C 感觉还不如上次买的 Vantis Pin (用在洗衣房)好看。汉莎的用料和做工没话说,强烈推荐。

via Hotot for Chrome

@number5 没打错 openSUSE 莫名其妙用了 BIOS 设备名,通常都是根据在主板上的位置 enpXsY 这种命名。红帽文档说集成网卡的新命名会是 em[1..n] 用 biosdevname -id eth0 确认了 goo.gl/Qoivqk

via Hotot for Chrome in reply to number5

又从 Chakra 和其它 KDE 发行版里挖出几个有用的配置插件 kcmsystemd kcm_baloo_advanced (baloo-kcmadv) 加上原来的 kcm-about-distro 用 ufw 的有 kcm-ufw 直接用 iptables 的还是别用它了。

via Hotot for Chrome

还有 openSUSE 13.2 上 Intel e1000e 驱动其实不用自己编译,装 intel-e1000e-kmp-desktop 这个包就是最新的驱动了 intel-e1000e 草泥马是新版的 pci.ids 文件,靠

via Hotot for Chrome

用 udev 规则把诡异的 em1 改成 eth0 之后(懒得改 conky 配置文件) wicked 还在用老的设备名 ifcfg-em1 配置 NIC 当然会失败了,囧

via Hotot for Chrome

原来 openSUSE 13.2 里的新 wicked 网络配置管理用的是 if{up,down,probe,status} 与 NetWorkManager 不能并用。禁用 wicked 服务后启用 NetworkManager 桌面里的网络配置 GUI 就可以正常工作了,囧

via Hotot for Chrome

openSUSE 果然是二等公民待遇,到现在 VirtualBox 还没有 13.2 的 repo 然后 Sublime Text 没有包得手动下二进制 OBS 没找到,呵呵。看在细节很舒服的份上忍了,毕竟只是干活的机器,配置完毕后基本不会动。

via Hotot for Chrome

试图编译 Intel e1000e 驱动,发现源代码包里的 Makefile 似乎没有提供 openSUSE 支持。得自己 hack 了。更屌的是存在 intel-e1000e 这包虽然看起来像是驱动,但里面没有内核模块。最后官方源里也没有 microcode CLI 工具...

via Hotot for Chrome

用 DVD 全新安装的系统,新引入的 Wicked 网络配置工具貌似和 NetworkManager 存在一些冲突,重启部分服务之后搞定。顺便把 em1 重命名成了 eth0 前者太不习惯了。在 Arch / Fedora / RHEL 上默认都是 enpXsY 的风格。

via Hotot for Chrome

干活用的工作站已迁移到 openSUSE 13.2 花了一个小时把系统调整到可以舒服干活的状态。虽然 KDE 桌面细节很好,但和 Arch Linux / Ubuntu 比还有些差异的,比如官方源里包的数量少,虽然没有的那些不用也无所谓,机器多得是。

via Hotot for Chrome

上次从德国网购的 Hansa Vantis Pin sink mixer 尺寸矮胖了导致出的水到不了水槽中央用不了,只能放到楼下洗衣房用,杯具了。厨房的得再从德国买个新的过来。放弃使用 Caroma (中国制)的货了,拿在手里掂量一下重量差三四倍,用料做工和德国货比实在差太远了。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ouland 干活用的工作站稳定性比 cutting edge 更重要,所以选择够新的前提下保持稳定,通常一年才重启一两次。而 Arch Linux 滚动更新有时会带来意想不到的问题,要花时间解决(很少)。此外内核和 systemd 等核心组件大版本更新后必须重启才生效,麻烦。

via Hotot for Chrome in reply to ouland

@ouland 干活用的工作站推荐用 openSUSE 稳定版或者 Ubuntu 及其衍生版的 LTS 其它所有机器全部是 Arch Linux ;-D

via Hotot for Chrome in reply to ouland

openSUSE 中文论坛的气氛不错的,几个在意的问题在讨论之后都有了比较完美的解决方法,准备明天把 Optiplex 9020 上最后一个屎黄 Ubuntu 14.04 LTS 干掉换绿色蜥蜴。

via Hotot for Chrome

Team 里临时分过来一个印度的工程师,名字是 Abishek (太草泥马常见了),然后他那边还有另一个 Abhishek 最悲剧的是两个人 Surname 是完全一样的,下意识地用了后一种拼写,又不知道有重姓,错发了很多信息和邮件,太囧了。不过两人似乎已习以为常了。

via Hotot for Chrome

双十一大家在抢货的时候,我在忙着搬砖和四处奔走扛货。没有抢到什么好货的各位心理平衡了吧,囧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中午约了个 Dulux Colour Consultant 来给家里的各个区域、房间和内饰做配色,没有艺术细胞又对色彩有要求的人只能花钱了。每小时 A$175 用过的人说还是物有所值的。对了,每次咨询会送价值 $100 的抵用券,买它家油漆时可以用。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看来 openSUSE 稳定版 + 部分包滚动更新只有用 OBS 了。好吧,不得不学习新知识了。实在不想再用 Ubuntu 做工作站的桌面了,即便 LTS 质量都很差。现在只用屎黄不带 X 最小化安装做服务器来用,毕竟比 Debian 新些,维护5年还有免费 Ksplice 用。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Android 上的 Google Maps 现在基本上可以替代 TomTom (除了自动重新计划路径和超速提醒之外),还能实时显示交通状况,至少在澳洲是完全没问题,前提是手机有信号,数据流量够。阿汤哥可以退休了。但出了澳洲还得靠传统 GPS 囧

via Hotot for Chrome

接上条,解决的方法之前提到过(是 RHEL 文档学来的),用 multipath -ll 找出残存的 path to 设备 echo 1 > /sys/block/<dev>/device/delete 干掉,手动做 iscsiadm -m session --rescan 搞定

via Hotot for Chrome

某客户的 XenServer 池两个 iSCSI LUN 在 SAN 端被删了,多路径配置刚好又是单一 IQN 导致所有目标用同一个会话,一旦某目标被误删 SANsymphony-V 的 iSCSI 实现又未能正确更新现有会话 xe sr-scan 就失败,无法启动其上虚拟机。

via Hotot for Chrome

靠,周末两场要看的 UFC 比赛都是快速解决 Luke Rockhold VS Michael Bisping 第二句刚开始就,另一场也算是传奇人物的 Shogun Rua VS Ovince St. Preux 开场34秒后者看准机会一个短左勾拳就解决了传奇,难以置信,没看头。

via Hotot for Chrome

openSUSE Factory 和 Tumbleweed (风滚草)合并后的滚动更新分支,用起来好像也不错的样子,包很新稳定性也尚可。但干活的工作站还是考虑用稳定版吧,不知道有无类似 Ubuntu PPA 的机制在稳定版上滚动更新某些特定包。没的话就得上 linuxbrew 了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周日值班时运气不错帮某美国政府客户解决了一个疑难杂症,之后竟然被这个客户追着打,今天被点名上 GoToMeeting 搞了5个小时又解决了三诡异的问题。相当于帮他们做了例行维护的 XenServer 部分。现在的水平绝对可以去做独立的远程 consultant 按小时计费,囧

via Hotot for Chrome

目前新的 common kernel live patching core 就一千多行行代码。看起来新的通用核心库最有望被合并到上游。折腾吧,囧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The Linux Plumbers' Conference 之后新的基于 ftrace 的 kernel live patching 通用解决方案诞生,据说是集 kpatch kGraft 之大成,可接受两者中任一方构建的补丁。难怪最近一向寂静的邮件列表突然热闹起来了,囧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今天 Google 的 doodle 是柏林墙倒塌25周年纪念视频,屌 google.com/doodles/25th-a…

via Hotot for Chrome

认真读完 open-iscsi 的 README 文档之后很多关于 iSCSI 的疑惑都解决了,对 iscsiadm 命令行工具使用的熟练度又上了个台阶,正在接近俄罗斯小伙的水平(现在公司里 iSCSI 存储最强的就是他了),呵呵。

via Hotot for Chrome

原来 iscsiadm -m session --rescan 只会加新 LUN 不会删除已不再可用的 LUN 必须 multipath -ll 找出 SCSI 子系统中每条路径对应的设备,然后 echo 1 > /sys/block/<dev>/device/delete 干掉

via Hotot for Chrome

澳洲东部和美国西海岸夏令时变化之后,周末值班的时间变成了 11am - 7pm 一直要持续到明年4月份,真是奇葩。来办公室第一件事是清理 WMF Presto 咖啡机,囧

via Hotot for Chrome

下午去 Harvey Norman 砍价拿下了四件白色家电 Bosch SMS69T18AU 洗碗机 Ariston FK737CXAUS 石靖牌的8.5公斤滚筒洗衣机(据说和 AEG 共享平台和部件) F&P 519L 冰箱。算了下加上返现总共才砍了8.3%,果然不擅长砍价,囧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最近经常搬砖,不是造房子用的红砖,而是瓷砖。单块虽然不重但这货都是一包包的,太他妈的重了。除了搬砖之外还四处流窜扛货,深深觉得我这样的身体条件要是每天干重体力活的话,不到一个月就得趴下躺下,囧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Ariston 这个牌子竟然是意大利的,一直以为是中国山寨品牌(阿里斯顿供暖热水)。由于是 MasterChef 澳洲御用烤箱的关系,它家的烤箱现在红到发紫,风头盖过 Bosch smeg Blanco 什么的,不过和德国产的 Miele AEG 比还是差远了(贵!)。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TCP Wrapper 1990年就问世了,1997年后没再更新过,现已基本灭绝,被 fail2ban 或 sshguard + iptables 之类的取代。反正 Arch Linux 2011年就已经将其干掉了 /etc/hosts.{allow,deny} 也早已不复存在。

via Hotot for Chrome

XenServer dom0 里还存在 hosts.{allow.deny} 可以用来做基于主机的访问控制,前提是程序用 libwrap 库。虽然 XAPI 本身不用 libwrap 但包裹它的 stunnel 用,所以那俩文件是有效的,修改后要重启 toolstack 生效。

via Hotot for Chrome

11月 KDE 发布了 Frameworks 5.4.0 和 Applications 14.12 beta 1 看起来开发进度控制不错。此外 Plasma 5 明年的计划是完全支持 Wayland 对 HiDPI 显示的支持和把下一代 KDE 桌面带给更多的最终用户。

via Hotot for Chrome

Compiz 竟然还在更新,发布了一个 0.9.12.0 但不要太高兴得太早,其实只是修正 bug 和 port gtk-window-decorator 到 GTK+ 3 而已,估计永远也不会有 1.0 囧。反正我已归顺大 KWin ;-D

via Hotot for Chrome

Kia Sorento / Grand Carnival 上用的 V6 3.5L DOHC CVVT 汽油发动机,差不多和9年前 RAV4 上那个 2GR-FE V6 3.5L 双 VVT-i 发动机的水平持平,呵呵。

via Hotot for Chrome

某同事买了辆 Kia Sorento 7座,据说是2012年 40k+ 区间的最佳 SUV 看了下参数,并不出色,汽油版非最高配都是前驱的,虽然这种适时四驱(带锁定)基本是摆设。柴油 2.2L 的车型倒是不错,四驱是标配。性价比不高,装人搬货不如 Grand Carnival 囧

via Hotot for Chrome

Point Piper 的古罗马风豪宅 Villa del Mare 被恒大的董事长许家印买下了,这是要和曾伟做邻居的节奏?据传成交价3900万澳元 goo.gl/aWggJr 视频 youtu.be/suQC-5DQF-c 他该买那个六千多万的现代豪宅。

via Twitter Web Client

据这位印度裔同事说,在迪拜时的生活标准比澳洲强太多了,收入高且没有个人收入税,去除生活成本一个月存七八千美金无压力。到澳洲之后觉得苦逼到不行,除去房租和必要的生活成本后每月所剩无几,要存钱买个房实在太困难了。估计过几年他还要去迪拜工作几年存点钱再回土澳,搞得我都有点心动了,囧

via Hotot for Chrome

某印度同事的老婆是包头的(在宜家碰到过一次),没看到正脸以为是穆斯林。今天刚知道人家原来是俄罗斯乌克兰混血,惊!据说她是家里唯一的穆斯林。两人是在迪拜工作时认识,据说迪拜的生活挺不错。选择移民来澳洲是为了给孩子一个合适的国籍,同时避免宗教信仰之不同所带来的麻烦,牛人真多。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最近碰到不少用 DataCore SANsymphony-V 这个基于 Windows 的 iSCSI 解决方案的公司,感觉这要比在生产环境里用 Btrfs 的公司还勇敢。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刚发现 openSUSE 从 13.1 升级到 13.2 之后 GRUB2 菜单项没更新,一处小败笔,重新安装包可以解决。和几个用 Linux 的同事们聊了会儿,一致同意 openSUSE 的 KDE 细节做得最好,其次是 Chakra 比较原汁原味的是 Arch 的。

via Hotot for Chrome

下午休息时听到 Cate Blanchett 在澳洲第二十一任总理 Gough Whitlam 纪念仪式上的演讲,非常不错。感谢了他在免费高等教育和医疗,以及女性权益方面的贡献。完全是 British 口音,太不给土澳音面子了,呵呵 youtu.be/6uNhvvR6XKI

via Hotot for Chrome

openSUSE 13.2 的内核是 Linux 3.16 SLES 12 的才是 3.12 fat finger 打错了竟然没发现,囧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openSUSE 13.2 质量确实不错,官方博客称之为:稳定,创新富有乐趣 Linux 3.12 + systemd 210 + KDE 4.14 / GNOME 3.14 + 一如既往 / Snapper 榨干了 CoW 文件系统的快照能力用来快速备份和回滚,屌

via Hotot for Chrome

最近几个月可能和印度阿三比较有缘。团队临时加入三个三哥三姐,今天中午部门的免费午餐是印度咖喱,囧 pic.twitter.com/OqCEeu4XOB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升级到 openSUSE 13.2 之后发现部分 systemd 服务的状态被改了,即便之前是禁用的,比如蓝牙,这就不太好了。此外,作为桌面,默认启用 iscsi 服务,装 multipath 包有点二。

via Hotot for Chrome

openSUSE 13.2 在细节上的打磨真心好,比 Fedora 好多了。不爱折腾的 Linux 用户用它来做桌面会比较省心,绝对要比屎黄 Ubuntu 及其衍生品强多了。

via Hotot for Chrome

把虚拟机里的 openSUSE 13.1 升级到了 13.2 了,看起来不错。事后因为懒直接跑了下 rpmorphan | xargs zypper rm -u -n 竟然没挂。但这货的输出和 zypper pa --orphaned 有些不同,没有洁癖的话也算可以接受了。

via Hotot for Chrome

好消息:在公司的 title 更新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升职了)。坏消息:薪水还没加上,估计要等到过了圣诞和新年吧,囧

via Hotot for Chrome

团队里的俄罗斯人和韩国人被提拔去 escalation 了,补进来的女工程师没干几个月就辞职了。休了天假回来发现团队结构又变了,补了个新加坡的工程师进来,此外被要求临时接管三个在印度的工程师,文化差异加5个半小时时差是个挑战,呵呵。补充新兵之前就一个本地成员,都不用去公司了,囧

via Hotot for Chrome

Optiplex 9020 上的 Radeon HD 8490 在显示器被电源管理关闭之后再唤醒,有时候会花屏。所幸找到了一个快速的解决方法,切换到其它虚拟控制台之后再切回来就好了。估计是 KWin 和 radeon 驱动的问题,它家的开源驱动真够烂的,也不想装催化剂,囧

via Hotot for Chrome

SLES 12 的一些变化 1. 内核基于 3.12 LTS 2. MariaDB 替换 MySQL 3. 迁移到 systemd 4. / 默认用 Btrfs + snapper 利用快照回滚,其它用例默认 XFS 5. GNOME 3.10 为默认桌面环境

via Hotot for Chrome

SUSE Linux Enterprise 12 发布一个多星期了都没见人提过,想要撼动 RHEL 7 / CentOS 7 看起来没那么容易啊 ;-D

via Hotot for Chrome

悉悉尼尼的一个同学家买了个新房子,明年要转学去 Denistone East 据说这孩子起初很高兴,因为亲戚家好几个孩子都在该校。但后来又说不要去个学校了,父母问何故,答曰:那里每个人都很用功,他不想 work hard 实在令人捧腹。我还是喜欢不仅仅专注于学术成绩的学校,呵呵。

via Hotot for Chrome

和曾伟家隔 Rose Bay 相望(比曾公子家强多了),坐拥悉尼港美景加上一流的设计,这可能会是悉尼最贵的房子,六千万以上。据说造价就高达两千五百万(大量使用砂岩为建筑材料),地皮是1997年六百万买入的。请大家一起欣赏,震撼 ;-D vimeo.com/88668935

via Hotot for Chrome

@cynix 偏爱 Intel 是驱动好,配合它家芯片组对虚拟化的支持好,比如 SR-IOV 它家高端货大多是 CNA 形式。现在接触的大多数服务器上带的还是 Broadcom 垃圾 NetXtreme II bnx2/bnx2x 系列 Mellanox 少之又少,只见过一次,囧

via Hotot for Chrome in reply to cynix

人走了就得补,悉尼 XenServer 技术支持团队,要求具备强悍的 Linux 综合技能,熟悉内核和驱动,网络(熟悉 bridge OVS 加分)和存储(熟悉 LVM Btrfs ZFS iSCSI FC Multipath 加分),有 Xen / KVM 实践加分,有意私信。

via Hotot for Chrome

招她面试的过程我没有参与,所以不清楚她的是什么(经验?技能?性格?)打动了面试者和最后的决定者。反正这个职位我是不会考虑选女性的,除非技能屌炸天。倒不是性别歧视 IT 行业的某些职位,女性还真的不合适,囧

via Hotot for Chrome

6月招的女 XenServer 技术支持工程师辞职了,具体原因未知。估计是感觉压力比较大,有了更好的澳洲四大银行的工作就撤了。虽然她的 Linux 系统管理底子还可以,但内核和驱动,网络和存储 LVM iSCSI FC 这块不行,住得远通勤不便只是借口罢了。当初招她的人后悔死了。

via Hotot for Chrome

午休回家了一趟把恼人的树枝给锯掉了,都顶到窗上了 roller shutter 都快关不下来了。躺地上就太平了,晒干扔掉,囧 pic.twitter.com/nozFF00rjZ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一台用来测试 kpatch 的虚拟机磁盘空间用完了,发现 $HOME/.ccache 下竟然有 8GiB+ 的缓存(和 ccache -s 输出基本一致),呵呵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whirlpool.net.au 是澳洲的 KDS 宽带山,所以土澳也有土匪,呵呵。

via Hotot for Chrome

个人感觉 ALDI 99c 一罐的 Flying Power 就是贴牌的红牛,同样是澳洲制造,成分完全一样,口感上存在一些细微的差异,基本可以忽略,毕竟只有一半的价格。还有当飞能缺货时 ALDI 会放红牛在货架上。说起来最近疲劳到要靠一天一罐功能饮料撑过周末,囧

via Hotot for Chrome

亲历过一次 house 装修大工程之后再回头看9频道的 The Block 系列有种更深层的认知。有时间要把整个系列看一遍。此外 BBC 的 Restoration Home 也很不错。在澳村准备装修的可以看一下做功课娱乐两不误,我和 @taotao2wins 就后悔没早点看,囧

via Twitter for Android

买了两个 pallet 的瓷砖,部分是意大利产自然石外观系列(不是 marble 这货要等四周且太贵),原来每块纹理都是不同的,起初看了两块发现和买时看到的不一致,还以为送错货又要耽误工程进度了,多拆了几包才发现没错,一头汗,囧 pic.twitter.com/xIYlfy907O

via Twitter for Android